央廣網北京6月29日消息(記者周益帆)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互聯網食品藥品經營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27號結束意見徵集。在這一次的征求意見稿中,有兩個焦點最為引人關註:一是網絡售賣處方藥禁令被刪除,同時單體藥店也將可能具備互聯網藥品交易的資格。
  包括中國醫葯商業協會、中國非處方藥協會等在內的60多家行業協會組織、全國知名醫葯零售連鎖企業甚至為此聯合上書國家食藥監總局和國家商務部,呼籲謹慎放開藥品網售。他們為什麼反對徵集意見稿的相關規定?網絡零售藥品面臨著哪些問題?
  劉桂春,廣東省醫葯零售行業協會秘書長,全程參加了這個會議。他說,大家不是抵制網絡售藥的放開,而是說國家在這方面,步子應該邁得謹慎一些。比如在處方藥售賣這一塊兒,處方從哪兒來?本身就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劉桂春:能夠借助電子商務推動行業的發展,這個方向大家都認可的,但是感覺裡面有些改革的步驟有些太急了,一個就是處方藥這塊兒,處方藥因為現在是醫院醫師有處方權,憑處方購買處方藥,處方權都在醫院手上,拿處方去藥店買藥的都很少的,現在醫院的處方都沒有外流的,所以說如果憑處方去網上買,第一個這個處方本身就是一個難度,本身它基礎就不太具備,網上可以賣處方藥,但是處方哪裡來?
  由此,許多人擔心,未來可能會存在偽造處方的情況,因為,哪怕是保證每個實體藥店都能有執業藥師審方,都已經很難做到,更不要說網上審核達標的難度,而這直接影響到的將是無數消費者的用藥安全。
  劉桂春:我國現在有40多萬家藥店,只有20多萬個執業藥師,就還做不到一個店一個執業藥師,如果增加網上面可以銷售處方,那樣的話,對於執業藥師的數量要求就更加的翻倍了,這樣短期之內對執業藥師的要求是很難滿足的,所以這個情況很難保障審方的嚴格性。到底有沒有執業藥師來審方?
  另外一方面,就是申請門檻兒的降低:以往必須要是依法設立的連鎖藥店才能申請網絡銷售,但此次征求意見稿中卻沒有對此做專門要求。一個現狀是,目前,單體藥店數量占到我國藥店總量的三分之二還要多,因為較為分散,相關部門目前對於實體單體藥店監管難度就不小,如果讓單體藥店網絡售藥的話,監管的難度必然會更大。
  中國藥店管理學院安徽分院院長周雙才:我覺得絕對不能把準入的門檻放低,而是應該適當的提高,有些企業你想讓他去做網上藥店也是不現實的,他根本也做不了。
  此外,因為藥品的特殊性,對於倉儲、運輸都要很高的要求,降低網絡售藥門檻兒後,藥品從出廠到銷售到配送的每一個環節,都需要監管。董金雪負責安徽某連鎖藥店的管理工作近十年了,深知藥品從進貨、倉儲管理直到進店銷售的各個環節,
  董金雪:運輸方面,藥品必須要有儲存條件來保存,實體店的藥品,儲藏環境有常溫庫、陰涼庫、冷藏庫保證他們的質量,但是我覺得快遞、物流公司這是一個隱患。
  除了用藥安全的擔心,反對者的另外一重擔心或許還在於生存問題。在國家食藥監總局的網站上,獲得互聯網藥品交易服務資格的藥店,為275家,其中擁有C證,也就是可以向個人消費者提供自營非處方藥品的連鎖藥店,為194家,相對於我國目前約47萬家實體藥店的數量來說,拿到網絡售藥資格的,僅是九牛一毛。但山西一家大型連鎖藥店的副總李慧剛卻告訴我們,即使這樣,對於實體藥店來說,電子商務的威力已經不容小覷。
  李慧剛:去年雙十一、淘寶雙十一,它裡面最大的品類一個是計生、一個是家用醫療器械,它已經衝擊了我們實體店的銷售。
  擔心也好,反對也罷。一個不容忽視的數據是,美國網上藥店的銷售規模已經占到整體銷售規模的30%左右,日本的這一數據是17%,歐洲是23%,而在中國,2013年的這個數字還不足0.5%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表示,正式辦法的出台,還需要近一個月的時間,是否要放開處方藥網絡銷售、申請門檻兒是否降低,一系列的問題等待回答。  (原標題:互聯網售藥或鬆綁 數十藥企上書建議要緩行_fin)
創作者介紹

空手道

el14elihx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