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對外經貿大學東亞經濟研究中心、日本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陳子雷
  21日,日本內閣府發佈了10月份經濟展望調查報告,連續第二個月下調對經濟的基本評估,認為個人消費以及工業產出受消費稅上調的拖累持續不景氣。這也是日本政府自2012年以來首次連續兩個月下調基本評估。無獨有偶,此前,在持續了26個月的貿易逆差之後,日本財務省8月發佈統計數據顯示,繼去年下半年以來,今年日本上半年再次出現經常性賬戶逆差,這是近30年來從未有過的現象。受此影響,此後一個半月內日元匯率迅速下跌,日均股指近日也開始下滑。看來,經濟問題再次成為動搖安倍政權的最大挑戰。
  自2012年底執政以來,安倍為了擺脫延續15年的通貨緊縮,曾明確提出通脹目標政策,力推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誓言要讓日本在2年內實現3%的名義GDP增長率、2%的通脹率和1%的實際GDP增長率。但是,從目前日本經濟形勢來看,要實現其政策目標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根據今年6月日本央行總裁黑田東彥的演講,目前日本經濟的潛在增長率為零。也就是說,今後如果日本經濟要實現實際GDP正增長的話,必須不斷提升人均勞動生產率以抵消人口減少所帶來的影響。因此,僅僅依靠增發貨幣只是一種治標不治本的政策行為,並不能解決結構性問題。過去一年裡,日本央行在接近零利率的背景下實施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其結果正是通脹不足,資產泡沫有餘。特別是在今年4月消費增稅以後,國內消費需求的銳減使日本經濟增速大幅下降。根據日本內閣府本月13日剛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度日本實際GDP增長率(折算成年率)為-6.8%,創下2011年第一季度“東日本大地震”以來的最大跌幅。
  另一方面,隨著人口的減少,過去經濟高速增長期間所積累起來的公共債務和今後老齡化社會產生的社保透支問題將成為懸掛在日本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特別是一旦國際評級機構下調日本國債評級,高達GDP占比230%的日本公共債務或將引發新一輪的主權債務危機。隨著其經常性賬戶出現逆差,依靠海外資金支撐國債市場的時代也將一去不復返。近期,海外資本開始逐步撤離日本,而日元兌美元匯率在一個半月內也大幅下跌。在此背景下,近日日本短期國債市場出現短暫“停擺”,日本央行未能按計劃向市場回購國債放出貨幣。可以說,安倍要想進一步擴大量化寬鬆的政策空間已經不大。因此,今年12月,安倍能否如期宣佈下一輪消費稅率上調將引發關註,而“安倍經濟學”將何去何從,也要打個大大的問號。  (原標題:經濟數據不佳,“安倍經濟學”何去何從)
創作者介紹

空手道

el14elihx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