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 塵 (心理咨詢師、“青未了·心理咨詢工作室”專家顧問團成員)
  讀到紫璇的故事時,我正在泰國芭提雅,年輕的男導游正在努力游說大家看秀。他說,泰國的男人,風流而不下流。泰國的女人都是允許丈夫風流的,當然,和二奶三奶住在一起沒可能。我就在想,不同文化下的女子,她們對丈夫的要求對情愛的要求對自己的要求也是多麼地不同。蘇童的《妻妾成群》中,幾房太太共同生活在一個屋檐下,錶面上和睦相處,內心裡卻互相嫉妒甚至殘害。哪怕那個叫做丈夫的男人根本不和自己交流,根本不看自己一眼,也拼了命地盼望他能點起自己院子里的燈,拼了命地製造出一些事端,最終丟了小命,比如何賽飛,比如鞏俐。女人啊,似乎總是比男人更加遭受情愛的折磨,這種折磨,有些是男人給的,比如男人的出軌,有些則純屬自己沒事找事,比如該文中的紫璇。
  紫璇今天所受的種種內心煎熬在我們的文化里都是活該,不配得到絲毫的同情。因為我們的文化是相愛的雙方要保持彼此的忠誠和純潔,精神和身體的雙重純潔。紫璇顯然背叛了這種純潔,也因此她內心有著強烈的內疚和恐懼。不僅恐懼東窗事發後婚姻不保,更恐懼來自社會方方面面不齒的眼光。不是所有的人都適合偷情,一個適合偷情的女子,她首先得有不怕丟棄婚姻的勇氣,其次還得有足夠強大的承受力,無論別人如何指點自己,都能泰然自若,否則,偷情不是快樂,而是折磨。
  有個很好的榜樣,《廊橋遺夢》中的弗朗西斯卡。她的偷情在電影中盪氣迴腸,她沒有因為偷情而背負沉重的內疚,她覺得那是她自己的事情,與丈夫無關,她選擇留下來,只是盡妻子和母親的責任。她不願意自己後悔,她明白自己用生命愛著金凱,更明白責任對自己更重要。靠著內心的愛,她安靜恬然地度過了把愛深藏心中的一生。
  讀她的遺書,沒有絲毫的內疚,只有這種內心強大的女子,才能處理好一段婚外的感情,並讓這份感情成為滋養自己的養分而不是毀掉自己的毒藥。我們的文化當然不會寬容婚外情,哪怕張學良和趙四小姐的愛情被傳為千古絕唱。所以,普通如紫璇的女子,一旦遭遇婚外情,經受強大的內疚和恐懼是很正常的,因為我們的文化一直反對並譴責這種感情。紫璇花費了許多時間來傾訴丈夫的冷漠,丈夫對她的忽視,因為只有拼命訴說丈夫的不是,她內心的內疚和焦慮才會少一點,才會平衡一點。但紫璇應該明白,丈夫的冷漠和忽視絕不是妻子發生婚外情的充分條件呀。非要給自己的偷情穿上合理化的外衣,我雖然理解但覺得還是自私了,發生了就發生了,勇於承認擔待就好,扮成被逼偷情的委屈怨婦,不太美麗,風度盡失。
  沒人能救紫璇,除非她自己下決心把磨腳的高跟鞋脫下來。郭敬明旗下最耀眼的作者笛安在著名的《東霓》中曾說,女人穿著華麗的高跟鞋,磨得血肉模糊,卻不肯脫下,絕對是自我作踐。自我作踐這四個字不太好聽,但真是一針見血。停止自我作踐,血肉模糊的雙腳才能得到拯救,否則最終爛死也有可能。
  生活的智慧就是好好過日子,少折騰,別折騰,和紫璇們共勉。
  本稿件所含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原標題:生活的智慧就是好好過日子)
創作者介紹

空手道

el14elihx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